伤医和袭警一样,都应从重处理

2017-03-14   文章来源:健康报    点击量:39 我要说

3月12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医卫45组、46组的小组讨论会上,围绕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以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关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的报告展开讨论。

“我先说两句。”46组的讨论会一开场,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凌锋便开了腔。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10年间,防止暴力伤医是她每年的“必答题”。“暴力伤医和袭警是一样的,都应从重从严处理。”凌锋说,警察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医生守护患者健康,对这两类人施暴,伤害的不仅是医生和警察,同时也伤害了二者保护的对象。“如果医生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还有谁会给患者看病?”

“我同意。”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姚树坤一边高举右手一边抢过话筒说。他认为,涉及食品安全的问题也应如此,不论是否对他人身体构成伤害,只要是有意为之,当事人都应受到从重处罚。

“这些年,‘两高’报告确实改进了很多,至少能看懂了。”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口腔医院副院长林野用手指敲击着桌上的报告说。他表示,在医闹案件中,之所以出现小闹小赔偿、大闹大赔偿的现象,主因是法院在处理医疗纠纷时,依据的是无责任赔偿和安抚性赔偿。“比如一个肿瘤患者,术后因心梗在医院死亡,在欧美,由于病人的死亡与手术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医院免于赔偿。”林野说,但是,国内的司法实践中,患方会寻找医院的医疗缺陷,比如整个就诊过程中存在化验单子没有按时发出等问题,法院便以此为据,让医院进行安抚性赔偿,“但这与患者死亡并没有直接关系,因此助长了医闹的嚣张气焰。”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说,“两高”报告提到检察官、法官的工资收入普遍较低,近些年,司法系统中部分业务能力强、经验丰富的骨干离职,选择到收入丰厚的律师事务所工作。“这让我想到了医生。”刘玉村说,如果不能通过医疗服务价格体现医生的价值,很多公立医院的骨干医生也会到收入待遇更好的民营医院从业,“公立医院是我们医疗体系的压舱石,如果不能留住医生,公立医院的发展也将受到影响。”

“有些医生被杀了或者被伤了,而对犯罪人的处置我们却看不到。”在45组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范利说,对违法行为要严惩,体现法律威力。尤其是现在网络造谣、网络诈骗、虚假广告等问题越来越多。“我们遇到了这些问题有些并不知道该怎么办,很多时候束手无策。比如,有家药厂卖不出去药了,就利用国人对保健药的需求,把我和一些专家的照片登到了他们出版的书上,说我们参与了一个葛根胶囊的研制。后来这件事情虽然进行了调查,但是对这些人的处理我们不知道。希望在网络方面出台更好的政策来打击这种违法犯罪。”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主任方来英说,建议深入研究人民评审员制度。因为不可能让法官做个全能的人,什么都懂。在审理医患纠纷的案件时,如果不是大夫可能弄不明白里面的所以然,就算是大夫不同专业差别也很大,因此希望能够进一步完善发展人民陪审员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霍勇教授说,伤医案件还时有发生,医疗暴力的文件真正落地,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伤医事件的发生。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