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取消医生职称分级晋升!主任医师有话说!

2017-03-14   文章来源:三甲传真    点击量:38 我要说

近日,多个媒体报道了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周梁教授在两会期间的建议:为医生松绑,取消医生职称分级晋升!此建议之大胆与担当,让人由衷点赞。下面,我截取周梁主任的部分观点做一个评分析。

观点一:取消我国医生职称体系中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的分级晋升制度,为广大勤勤恳恳地在临床第一线从事医疗诊治工作,为病人提供直接医疗服务的医务人员松绑。

观点二:虽然目前医疗机构对医生的晋升职称考核体系是医疗和科研并重,但实际上逐渐演变成唯科研、唯论文了。有些医生临床能力虽然得到患者和同行认可,但由于缺乏科研成果和足够的论文数量很难晋升。与此同时,一些不会做手术的主任医师、不会看病的内科专家,靠大量科研论文获各种职务头衔,但在实践中却不会处理病人和具体的临床问题。

观点三:晋升制度可以改成住院医师和医师两个级别。所有经过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并通过考核评估达到标准的医生即可成为医师。不同工作年限的医师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只是临床经验多少和临床水平高低有所不同而已。要不断完善对医生实际临床水平的考察标准,建立科学的绩效考评体系。至于那些有志于成为临床、科研和教学全面发展的学术型专家的医生,可以培养其成为学术型医生,并通过教授系列晋升的评审机制成为副教授或教授。

周梁主任的观点不仅大胆,而且合理。理由有三:

首先,医生分级晋升已经演变为了行政化下的怪胎。周梁主任一针见血指出了当前医生在职称晋升中的弊病。这种弊病的根源就是行政化的强权包办。医生评职称,不是由最懂医生、最了解医生的学术组织来评,而是行政机构去评,使医生的职称沦为行政化下的产物。行政化最大的特点就是政策化、教条化、一刀切。这种情形导致的结果只有一个:医生不断地去迎合行政标准,而放松甚至是放弃了临床需求。出现不会看病、不会做手术的高职称医生,甚至是能力弱的医生领导能力强的医生,有能力的医生抬不起头,没能力的医生趾高气扬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次,医生分级晋升已经成为医学发展的最大内耗。从学科发展角度看,取消医生分级晋升,可以有效减少甚至是杜绝买卖医学论文、学术造假、权利寻租等现象,真正建立起以临床需求、病人需求为导向的医学科研方向,有效避免临床与科研两张皮。从医院管理角度讲,职称都是绩效评价、薪酬分配的重要权重。表面看这种分配方式合理,但实际上这是一种粗放的管理方式。而取消医生职称分级晋升,可以倒逼医院以临床实际能力为主,建立真正公平合理的绩效指标考核体系,最大限度地激发调动医生的积极性。从服务患者角度讲,医生分级晋升的减法,势必会换来医生回归临床的加法,最终受益的是所有患者。

另外,医生分级晋升与医改的路径和初衷背道而驰。医改一个重要的目的是解放医生,实现医生自我价值。而医生分级晋升严重阻碍了自由执业、公立医院去编制等政策的推进。这样的职称晋升制度,只会把医生与公立医院捆绑得越来越紧,使医生越来越依附于公立医院,不利于人才的流动,不利于民营医疗的良性发展。这样的结果是与医改严重相悖的。

最后,我想说,周梁主任是一名主任医师,处于医生分级晋升后的顶端。从他目前的地位看,取消医生分级晋升对其没有任何好处。但周梁主任却依旧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足显一位科主任的胸怀与格局:以推动医学健康发展为己任!干净,心无杂念!为有这样的好医生和科主任点赞!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